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关于中道 资讯中心 旗下项目 员工风采 中道精英奖 人才招聘 合理化建议 联系我们
资讯中心
领导关怀
中道商情
最新动态
中道杂志报纸电子版
媒体关注
中道商情 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资讯中心 >> 中道商情
吹吧,清风!

朱新望

  我父亲参加革命后一直做财务工作,先在市商业系统,后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,经他手流过的各种名目的钱财,恐怕有几十上百亿元。他的工资长期很低,只有四十几元。而我弟兄五个,养活我们,不消说是个沉重负担。我母亲不得不到处去打零工,挣钱贴补家用。有些人便以此怀疑说“他家庭生活那样困难,怎么能对手边的巨额钱财毫不动心?查他。”建国初的“三反五反”运动他被查过,那时我还很小。只记得父亲那次有好几天没有回家,后来回来了,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,我母亲喜极而泣,说,这是经得住考验的光荣花。上世纪60年代的“四清”运动他被查过。那时我已经上初中,记得他又是好几天不回家,后来回来了,他成了“四清”工作队队员,负责财务清查。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风暴刮起来了,工厂里几乎所有的干部都被揪出来批判,原有的企业领导机构陷于瘫痪。我父亲也很害怕,但工人们没有揪斗他,在家里写了几天“我对文化大革命不理解”之类的检查后,竟第一个被“解放”,参加新生的“革命委员会”,负责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财务工作。
  那时虽然厂工会对生活困难职工每月补贴一些钱财,在大城市工作的我外祖父母也断不了给我们一些救助,我们家的生活还是不能与邻居们相比。我母亲有时便埋怨父亲,说他“胆子比兔子还小”,“无能,一家老小跟着他受穷。”我对父亲清贫自守的意义也并不十分理解,直到遭遇了一场意外,才被深深震撼。
  1969年初,我响应毛主席号召,下乡插队做了知识青年。村“革委会”那帮人个个“左”得要命。我同宿舍的一个知青,探家多住了一天,村“革委会”组织知青对其进行批斗。会上我仅客观地对他迟回一天做了个分析解释,“革委会”那帮人竟恼羞成怒,说我不服从“红色政权”领导,挑动知青对抗贫下中农改造。自此,我一下子变成了专政对象,每日生活在忧郁和屈辱中。工厂慰问职工的下乡子女,听说了这件事,立刻派工人和驻厂军代表找到村“革委会”,对那帮人批评警告。村“革委会”主任后来对我说:“我们犯了左的错误,不该那样对你。”又说:“工人老大哥和军代表怎么那么信任你父亲?说你们一家都可靠,都值得信赖。”
  回城探家,我问父亲,父亲沉默一会儿,说:“你还记得顔元不拾金的故事吗?我也是人,也能做到不贪不义之财。这样虽然清贫,但我站得直,始终清清白白,光明磊落,人们怎么会不信任、尊敬我?一个人在群众心目中的价值,不取决于他拥有的权力金钱,而在于他的品行。”
  顔元是我的老乡,明朝晚期大学者,以其高尚的道德学问名重天下,他从小品质高洁,不取非分之财:有人在他每日前往学馆的路旁抛下一锭黄金,并在地上写下“顔元之金”四个字。小学童走过来看到了,摸也未摸黄金一下,随手便写“天赐顔元一锭金,外财不富命穷人”,然后傲然离去。这些故事几百年来浸润着我故乡的土地,浸润着我祖辈和乡亲们的灵魂。
  父亲的话深深刻在了我心中。父亲能得到工人群众的爱戴,他尊重工人,甘心为他们服务,身正品端是关键。我按父亲的话要求自己,要求儿子,不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清白做人,心无污念,不负人民不负国家,坦坦荡荡行走在天地间。人生于世,坚守如斯,立身的基础能不坚固吗?
  清风,吹拂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(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著名作家)

   
版权所有:邯郸市中道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如有意见和建议,请惠赐 E-mail 至 zdsy999999@126.com
网址:http://www.zdsyyxgs.comhttp://www.zdjyj.comhttp://www.cnzdjt.com
   冀ICP备10201517号 网站制作:东宇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