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关于中道 资讯中心 旗下项目 员工风采 中道精英奖 人才招聘 合理化建议 联系我们
资讯中心
领导关怀
中道商情
最新动态
中道杂志报纸电子版
媒体关注
中道商情 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资讯中心 >> 中道商情
一棵梧桐树(散文)

魏桂英

           
  奶奶院子里有棵梧桐树。上小学的我总喜欢在梧桐树下看书,树叶飘落到书上,那一叶如今便成了我记忆中的帆船,我记得奶奶总爱坐在梧桐树下做活。
  梧桐树干粗壮而苍劲,昂扬向上。春季,枝绿花开,芳香溢满小院。落花犹如小嗽叭,可爱极了。夏季,茂密的枝叶象撑起的阳伞遮挡着炎炎烈日,走进小院能感到丝丝凉意。夜晚,奶奶拿个小蒲团坐在梧桐树下,搂着幼小的我,给我讲故事,嫦娥奔月啦,牛郎织女啦,孟姜女哭长城啦……
  奶奶不止一次地和我唠叨:你爷爷是条汉子,村上最好的人,他生前没事就爱摆弄院里的梧桐树。我似懂非懂,问奶奶你也喜欢梧桐树吗?奶奶说,傻孩子,你爷爷喜欢当然我也喜欢,我喜欢的还包括树上的鸟叫、小花、叶子,更喜欢树上那一串串玻璃小球一样的种子。
  奶奶说时眼睛烁烁放光,神思悠悠……
  奶奶说父亲的生日“毒”,“克父”,因为爷爷死的那天正是父亲三岁生日,尽管她一直很疼爱和娇惯父亲。爷爷死的那年大旱,恰好清明节,他给梧桐树浇完水后说饿,吃了一碗父亲剩下的小米饭,天已经全黑。夜里爷爷肚子疼起来,浑身冒汗,请村医来了喝下一碗浓浓、苦苦的药。爷爷还是扔下奶奶和不到三岁的父亲咽气了。临死前爷爷只嘱咐奶奶要好好侍弄梧桐树,因是祖先手上种下,不要让它枯死!奶奶心肺欲裂,含泪点了点头。
  那一年,奶奶才刚满十八岁,却要一个人面对残酷的生活和无穷无尽的孤独。她没有哭、闹,只静静地哄着三岁的父亲,小心侍候着梧桐树。每当奶奶说到这便停住,泪水顺着脸庞流淌,年幼的我没有眼泪,躺在奶奶的怀中安然入梦。在梦里,梧桐树花儿飘入我的怀中,香香的、甜甜的……
  奶奶为了年幼的父亲,留在了这个有梧桐树的家,按照爷爷临终时的话,继续精心侍弄梧桐树:浇水,施肥……
  父亲长大了,先后成了乡拖拉机站站长、县木材公司经理,令寡居多年的奶奶感到自豪。父亲让奶奶进城,奶奶说她离不开故土、小村、院子。果然在这个有梧桐树的小院一直住到去世。
  后来听父亲说,奶奶和爷爷是“自由恋爱”。奶奶走亲戚时路过屋前的梧桐树下遇见了爷爷,两人一见钟情,私订终身。那年代,奶奶和爷爷是如何冲破各种束缚而走到一起的,父亲没说,我只有想象。
  1985年的春天,在梧桐花开满小院的一个日子里,88岁的奶奶静静地走完了她的一生,死得很安详。是坐在树下和邻居闲聊着就过世了,没留下一句遗言。我想,如果奶奶有遗言,肯定会嘱咐后人侍弄好梧桐树。
  如今站在奶奶的院子里的梧桐树下,我怅然又失落。那皱巴干裂的树干,仿佛是奶奶满脸的皱纹。我眼前的世界模糊了。一阵风来,花落一地,树叶“哗啦、哗啦”地响。我知道,那响声里有奶奶的幽怨与哀愁,有爷爷的歌唱与吟哦……

  (作者系河北盐山县人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签约作家和专业作家。著有长篇小说《校园四季》等,多篇中短篇小说发表于《长城》等刊物,多次获奖。)

   
版权所有:邯郸市中道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如有意见和建议,请惠赐 E-mail 至 zdsy999999@126.com
网址:http://www.zdsyyxgs.comhttp://www.zdjyj.comhttp://www.cnzdjt.com
   冀ICP备10201517号 网站制作:东宇网络